专访中国体育代表团秘书长倪会忠:“信心和勇气比黄金还重要”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2018年平昌冬奥会就将开启大幕。随着四年一届的冬奥会日益临近,争夺冬奥会参赛资格的努力也进入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阶段。另外不要忘了,这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最后一届冬奥会,在韩国平昌,中国的冰雪健儿们将会交出怎样的成绩单?

新华社北京1月31日电出征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31日在北京正式成立。代表团秘书长、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倪会忠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平昌冬奥会是近年来我国代表团参赛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届,但整个代表团将坚定信心、勇往直前,向全世界展现中国运动员良好的精神风貌和体育道德风尚,为北京冬奥会做准备。

有进步但无突破

记者:中国代表团的整体备战形势如何?

截至目前,中国已在平昌冬奥会上的30个小项中取得了参赛资格,共有53人获得名额。中国代表团的传统优势项目短道速滑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均拿到了满额参赛名额,花样滑冰、速度滑冰、单板滑雪U形场地等项目也早早地拿到了相应的资格。而冰球、雪橇、北欧两项等项目则已确定无缘平昌。

倪:尽管申办北京冬奥会成功后我们采取了多种措施恶补短板,但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上依然难有新的突破。中国代表团冲金夺奖项目依然集中在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双人滑、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等传统优势项目上。上述这三项要么是打分项目,要么是偶然性非常大的项目。这样的特点决定了夺金风险大,存在运气成分。目前看,我国冰雪项目基础差、底子薄、缺项多、短板明显、保障不足的问题依然突出,因此参赛形势严峻,代表团任务艰巨。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孙远富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和夏季奥运会不一样,冬季奥运会的参赛名额决定的时间较晚,因此目前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队伍仍然奋战在世界杯等国际赛场上,为更多的冬奥会名额而战。他初步预测,在一月中下旬各类赛事结束之前,中国代表团还能拿到15个左右的名额。

从国际整体格局和形势来看,加拿大、挪威、美国和德国等冬季体育强国继续保持较强的领先优势。荷兰、瑞士、瑞典、意大利等第二集团在本周期的各级各类大赛中,进步态势非常明显。中国大致处于第三集团的位置。可以说,本届冬奥会我国的对手主要是韩国、日本。韩国作为东道主,通过近两届冬奥周期的各种举措,在很多项目上实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本届冬奥会上将实现金牌、奖牌数的绝对提升。日本近年来加大了对体育事业的投入,各项目竞技实力提升迅猛,整体快速崛起。综合考虑,在平昌冬奥会上,中国代表团在成绩上逊于韩国和日本将会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孙远富说:“从整体来看,这次中国代表团的参赛规模应该和上届冬奥会相当或略有提高。在一些项目上有进步,比如自由式滑雪U形场地,在单板平行大回转、雪车、钢架雪车等项目上有望实现‘参赛零的突破’,第一次进军冬奥会。但总体来说没有本质性的突破,中国的参赛名额还是集中在传统项目上。”

记:虽然中国的参赛形势非常严峻,但您认为哪些项目有可能取得突破?哪些项目具有冲击奖牌的实力?

孙远富分析说,平昌冬奥会中国代表团参赛形势严峻,成绩预期不高。他说:“中国具备一定竞争实力的三个项目: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要么是打分项目,要么是偶然性非常大的项目。这样的特点决定了风险肯定大,运气好的时候可能会有金牌,但拿不到金牌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对此,我们要做好最困难的心理准备。”

倪:根据中国代表团获得的参赛资格,平昌冬奥会中国代表团将派出82名动员参加短道速滑、速度滑冰、花样滑冰、冰壶、自由式滑雪、单板滑雪、越野滑雪、跳台滑雪、高山滑雪、冬季两项、雪车、钢架雪车等5个大项、12个分项、55个小项的比赛。参赛项目、参赛运动员人数均超过索契冬奥会。从整体来看,一些新开展的项目有进步,比如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单板平行大回转、雪车、钢架雪车等项目实现“冬奥会参赛零的突破”,第一次进军冬奥会;其中雪车、钢架雪车、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三个项目均是2015年中国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后新开展、跨项选材新组建的队伍,通过两年的时间,从零基础起步到冬奥会亮相。我认为当这些运动员在冬奥赛场亮相时,就已经实现了项目发展的新突破。

与日韩仍有差距

中国代表团冲金夺奖项目依然集中在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双人滑、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等传统优势小项上,速度滑冰短距离、集体出发,混合冰壶,女子冰壶和单板滑雪U型场地技巧等项目有一定实力和潜力去力争奖牌,实现新的突破。中国短道速滑队目前士气高昂,我形容他们是代表团的“冰上尖刀”。坦白说,现在男子短道的整体实力要高于女子,我认为男队到了体现他们实力的时候了。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是代表团的“雪上先锋”,对他们来说,信心和勇气比黄金还重要,我对他们的表现充满期待。

孙远富说,与亚洲的传统对手韩国和日本相比,中国在平昌冬奥会上的形势更加严峻。尤其是韩国作为东道主,其本身在短道速滑等项目上就实力强劲,再加上为了本届冬奥会很早就开始了准备,不出意外的话,韩国代表团在平昌将会有良好表现。

记: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的目标是什么?

孙远富说:“日本和韩国的总体形势都比我们好。尤其是韩国,在短道速滑这一项上我们就面临巨大挑战,我预计他们正常发挥拿到4-5枚短道金牌的可能性很大,韩国队在这个项目上整体实力已经超过我们。速度滑冰上有例如李相花这样的冬奥会冠军等选手,雪车项目上也有望给韩国带来惊喜。”

倪:平昌冬奥会是中国体育事业深化改革周期第一次参加的综合性国际赛事,意义重大。尤其作为下一届冬奥会的东道主,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的表现将备受关注,但平昌冬奥会也是近年来我代表团参赛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届。本届平昌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的参赛目标是:

同样,日本在花样滑冰、速度滑冰等项目上也有具备夺冠实力的选手,而且日本代表团在雪上项目中也有一批一流选手,例如平野梦步曾夺得2014年索契冬奥会单板滑雪U形场地的银牌。孙远富预测,日本代表团能够夺得4枚左右的金牌。因此综合考虑,在平昌冬奥会上,中国代表团在成绩上逊于韩国和日本将会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一是发扬奥林匹克精神,弘扬中华体育精神,遵守竞赛规程和规则,公平竞赛,顽强拼搏,胜不骄、败不馁,以中国运动员良好的精神风貌和体育道德风尚展示国家形象。二是充分发挥应有竞技水平,努力取得优异的运动成绩,干干净净参赛,确保在反兴奋剂、赛风赛纪以及文明礼仪等方面不出任何问题,取得运动成绩和精神文明双丰收。三是广泛开展友好交流,向国际社会展示我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主繁荣的良好形象;向各国、各地区代表团学习,增进了解,促进友谊,为平昌冬奥会圆满成功做出努力,为北京冬奥会顺利举办奠定基础。四是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做好全面练兵。

孙远富说:“作为下一届冬奥会的东道主,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上的表现应该要向上走,但目前来看这样的趋势并不明显。这也真实地反映出我国冬季项目基础差、底子薄,欠账太多。”

记:中国代表团在平昌面对的挑战主要有哪些?

在孙远富看来,同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夺取更多金牌的目标相比,“全面参赛”是一个更艰难的任务。他说:“时间太短了,现在我们运动员、教练、场地、保障团体等等都极其匮乏,在这种情况下实现全面参赛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而且,作为东道主,如果获得的金牌范围还是仅仅集中在短道速滑、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等少数几个项目上,不能拓展到其他项目、尤其是雪上项目上,这样说起来就太勉强了。”

倪:从参赛角度,我们面临的挑战有很多。比如,本届冬奥会在韩国举行,我们的优势项目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短距离项目恰恰也是韩国的优势项目,他们将会从裁判、场地训练安排、比赛氛围、保障等各个方面细致工作、于他有利,特别是打分、接触类的比赛项目,通常会倾向东道主,比如短道速滑裁判我国就无人被选派到平昌冬奥会,势必影响我国运动员的参赛环境。我们也会强化参赛管理,从预赛开始就精心地打好每一场比赛。

反兴奋剂是重中之重

其次,队伍自身面临的问题也比较多:重点项目的优秀运动员出现伤病,比如双人滑的隋文静前段时间受伤,还是对备战产生了影响;一些老运动员长期受陈旧性伤病的困扰,治疗也不能治本,凭借毅力仍然坚持训练,但是效果也受到影响,例如短道速滑的周洋等;有些运动员初次参加冬奥会,出现赛前心理波动,还需要调整和疏解;一些项目缺乏保障团队、人员,科研保障远远不够,更不用谈高水平的科研保障了。

随着冬运中心领导班子调整之后,冬运中心的反兴奋剂部门也在筹建之中。在一个单项运动管理中心中设立专门的反兴奋剂部门,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正在筹建的冬运中心反兴奋剂工作部负责人董大宁表示,冬季中心成立反兴奋剂工作部门,就是要打造内控体系,将冰雪运动的22支国家队情况进行梳理,明确职责。同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通力合作,“内外兼顾”、共同发力,杜绝出现兴奋剂事件。

记:当前的国际反兴奋剂工作形势十分严峻和复杂,中国冰雪健儿的反兴奋剂工作进展如何?

董大宁介绍说,从2017年9月至今已经对冰雪项目的国家队进行了400余次的兴奋剂检测,仅12月一个月,就对16个项目的国家队进行了200余人次的检查,其中重点运动员每个月的检测达到了3次,这是一个极高强度的检测力度。董大宁说:“这些检测还不包括国际单项组织等机构进行的兴奋剂检测,只是我们国内进行的检测就达到了400余次。进行这些检测,既是加强反兴奋剂工作的举措,也是对运动员的教育。”

倪:从2017年9月至今,中国冰雪项目的所有国家队已经进行了600余次的兴奋剂检查。由于我们的一些雪上项目队伍在国外训练、比赛,我们就委托有资质的其他国家的反兴奋剂组织对这些队伍进行国际赛外检查。此外,我们还进行了极其严格的反兴奋剂背景筛查,凡是有过兴奋剂违规记录的运动员、中国教练员、外籍教练员都不得进入中国代表团名单,而且这项规定将延续到北京冬奥会。

此前在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工作的董大宁介绍说,国家队的药品均是统一采购、专人管理的。反兴奋剂中心每年都会公布可使用药品的清单,作为队伍的管理者和队医,只能给运动员服用在清单之上的药品。甚至在国外训练的队伍,也采取了领队负责制,如要在当地采购,必须要详细记录,做到有据可查。

教育是反兴奋剂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实施了全覆盖的反兴奋剂教育和资格准入措施与制度,2017年参加人员已经突破了1000人次。我们日常加大宣传、教育和惩治的力度,对于任何涉及兴奋剂的行为都采取零容忍的态度,一经查实,按照队规队纪顶格处理、迅即公布。确保中国体育代表团干干净净参加冬奥会,不仅要取得好成绩,更要维护好体育精神和体育运动的纯洁性。

同时,冬运中心还加强了对运动员的自身教育,要求每名运动员都掌握反兴奋剂的相关知识,例如不得缺席检查、谨慎对待入口的食品药品、避免误服误用等。董大宁说:“我们通过各种手段对22支国家队进行了现场教学,已经做到了全覆盖。同时针对运动员进行了反兴奋剂的考试,只有通过考试才能够有资格代表中国参加冬奥会。”

董大宁说:“我们要求运动员做到管住腿、管住嘴。就是从运动员自身加强反兴奋剂意识,对自己的身体负责。这是作为一名运动员的基本意识,也是底线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