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打王争霸赛重启该如何再造经典? 或可借鉴昆仑决

美高梅4858线路,在当晚的主赛中,80公斤级的中国选手付高峰(右)击败韩国选手金明真。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施绍宗
摄近日在北京奥体中心体育馆上演的2017世界超级散打王争霸赛,是当年中国商业搏击比赛经典“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重启的揭幕战,当晚比赛的导演张旭当年就是从散打王争霸赛开始接触搏击比赛的,现在被称为“搏击比赛第一导演”的张旭拿出了看家本领,在比赛的灯音舞美方面都有了一些新意,特别是体现在一些紧扣主题的安排上,例如昔日散打王的集体亮相,还有参赛的每一位中方选手出场时都有一位当年的散打王陪同等细节。如果要说有什么不足,可能只有赛果一边倒令人稍感遗憾。比赛过程呈现一边倒当晚参赛的中国选手全部取胜,而且大多是一边倒,使得网上叫好与批评声齐鸣,有人质疑:“散打王争霸赛重启,从比赛的场面与结果来看,难道只剩下情怀了吗?”不能否认,散打迷道出了自己的疑惑。客观地说,当年的散打王争霸赛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功,除了第一届比赛央视进行转播,使得其传播力度与影响力大增外,更重要的原因是那时中国的商业搏击比赛由于被严格管制,武管中心通过审批权垄断了比赛,使得散打王争霸赛一家独大,在国内没有任何竞争对手。但近年,随着体育赛事审批权的放开、民间资本的进入,各种商业搏击比赛接连诞生,观众的眼界与欣赏水平也大大提高,他们很难容忍实力悬殊一边倒的比赛。但是,这场比赛其实有不为外人理解的特殊性。在比赛中,中外选手的战绩为惊人的8比0,是外国选手太差,还是中国选手太强?这次比赛,中外选手都是来自散打系统,都是世界散打锦标赛前几名的好手。在比赛中,中国选手普遍使用膝法,有人甚至靠此一锤定音,而外国选手普遍不会使用膝法,也不会防膝,他们一直打的是散打的锦标赛规则,而这一规则与在很大程度上与世界主流站立式搏击比赛规则靠拢的商业散打规则有很大不同,除拳台不同,更主要的有三点:一是商业散打规则即“散打王规则”允许使用膝法,而锦标赛规则不允许;二是去掉了护具,三是在判分上采用了所有商业搏击比赛的“每局10分减分制”,强调的是重击效果与攻势,而非锦标赛的打点得分。以往,中国的商业性散打比赛,在由武管中心全面掌控而不仅是挂名主办的比赛中,对外国选手的水平是有要求的。这次,在选手的选择上,主办方似乎有难处。既然是世界散打王比赛,外国选手来自散打系统无可厚非,但由于中国散打选手早就已经接受了商业搏击比赛的磨炼,水平与过去相比已经强大得多。“散打王”应借鉴“昆仑决”散打王争霸赛应该坚持中方选手出自纯正的散打系国字号选手,但在对手的选择上,应该向所有搏击选手开放。因此,散打王争霸赛的比赛规则在保留中国特色与优势的摔法技术体系上应有所取舍,这一方面,“昆仑决”的规则值得学习借鉴。要保留的是快摔、巧摔,如接腿摔,但要在规则中禁止使用抱摔,因为选手往往借抱摔进行消极抵抗,从而影响了比赛的激烈程度。在新时代新形势下,重启后的散打王争霸赛如何与时俱进,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商业散打理应在世界各种商业搏击比赛中占有一席之地,而且是重要之地。优秀的选手资源供给保证是散打王争霸赛的最大优势,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随着中国搏击水平的不断提高,即使是体制内的散打选手也因为接触并参加过商业搏击比赛而在不断进步,他们已基本上具备了与国外一流搏击高手抗衡的实力,而且散打王与主流的自由搏击比赛在规则方面的差别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另外,只要平台够大、报酬够高,世界一流搏击高手也很乐意参加散打王争霸赛。总之,只要主办承办方够开放、够诚意,方向正确、投入足,重启后的散打王争霸赛还是大有前途的。比赛承办方国武传媒公司透露,明年散打王争霸赛将与当年一样,办成一个系列赛,同时会借鉴拳击巨星梅威瑟与综合搏击巨星“嘴炮”的比赛,举办一些吸引眼球的跨界比赛。其实,以本报记者之见,跨界比赛只能偶尔而为之,真正应该成为常态的是散打王的对外比赛,外国选手必须超越散打系统,邀请世界各种著名的一线站立式搏击高手参赛,这才是长远之计,也是使散打王争霸赛在新形势下重新吸引观众的有力手段。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施绍宗

最近搏击界的热点话题基本上都围绕着熊朝忠展开。几天前,熊朝忠在迪拜经过一场艰苦的12回合大战击败了实力强劲的第一挑战者、菲律宾的奎洛,成功卫冕WBC的迷你轻量级世界拳王,他的实力给搏击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体能和力量以及敢于拼搏的顽强意志更是令人称道,这不禁让人们想到了中国另一个进军职业拳击的选手邹市明。两届奥运会拳击冠军邹市明将于本月下旬在澳门进行自己职业拳击生涯的第二场比赛,从职业首秀只打4个回合的比赛发展到打6个回合,这是一个小小的进步,但对手仍然是一名排名500名开外的墨西哥“菜鸟”,这场比赛将没有任何悬念,完全是邹市明的推广团队为其向职业拳王冲刺的一种必要的铺垫。但职业拳击终究要凭实力说话,世界拳王不是仅凭操作就可以得来的,最终还是要在拳台上“见真章”。然而,没有一位真正的行家完全看好邹市明的职业拳击前景。4月6日晚上在澳门的第一场比赛就已表明,邹市明在奥运拳击(也可以称为业余拳击)中形成的那些完全不适合职业拳击的习惯还很大程度保留了下来,如果不尽快改掉业余拳击那种因锦标主义而造成的不良习惯,仍然沉迷于自己的“海盗式打法”不可自拔,邹市明的职业拳王梦就很难实现。国际拳联改规则够猛采用减分制强调积极进攻当中国的“奥运拳击”界人士还在为锦标主义打法沾沾自喜,认为“业余拳击”与职业拳击各有优势时,由中国台北人吴经国担任主席的国际业余拳联已大刀阔斧地开展改革,去年更是重拳出击,在比赛规则上大动“手术”,尽量向职业拳击规则靠拢,不但去除护具,还抛弃了业余拳击的加分制打分规则,采用了职业拳击中最为根本的规则,即每局以10分为起点的减分制。减分制是包括职业拳击在内的所有职业搏击比赛的精华,它强调的是KO和主动积极的进攻,“海盗式打法”即使不被裁判判消极,也很难在强调重击与进攻的职业拳击中取胜,更加会被观众鄙视。新规则从今年开始实施,虽然还不是完全的职业拳击规则,但这一改革绝对是一剂猛药,对中国拳击界无疑是当头棒喝。习惯了业余拳击或称奥运拳击、一直对职业拳击抱消极抵制态度的中国拳击官方管理层很不情愿地被动适应,但今年的全运会拳击比赛仍然沿用以前的规则,这种看上去似乎与国际拳联对着干的态度,实际上是因为要照顾各省拳击金牌的原有格局,如果采用国际拳联的新规则,势必打乱视金牌为生命的各省拳击的全运会算盘。但今后必须在所有比赛中采用新规则已成定局,中国拳击即使再消极应对,最终还是要服从国际拳联。与职业拳击背道而驰散打13年不进反退其实,国际拳联在比赛规则上的大幅度改革,向职业拳击规则尽量看齐,对散打造成的冲击更大,只是目前能看到这一点的人还不多。众所周知,拳击是奥运会项目,而武术则是全运会中唯一的非奥运项目,武术之所以能一直保留在全运会,是因为中国一直努力将武术申请成为奥运会项目,也就是说,作为武术中的对抗性项目的散打,必须符合奥运会对安全的要求。但现在,奥运会的拳击在比赛规则上也开始全面向职业拳击靠拢,新的比赛规则将于2016年奥运会上实行。在这一背景下,连奥运会都未能进入的散打,在国内比赛中重新退回到护具时代还有意义吗?在武术管理层的“李杰时代”,散打的全国锦标赛和冠军赛已取消了护具,但后来又改回去了,理由是武术要争取进入奥运会,必须按奥运会的要求行事。但现在情况有了很大的变化,中国已改变武术申奥策略,将原来的套路与散打这两个虽然同属武术但实际上运动性质完全不同的项目一齐申请入奥,改为只以套路申请入奥。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是上面提到的,作为奥运会项目的拳击都已经向职业拳击看齐,散打是否应该从中看到一些趋势呢?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年,散打在规则的开放性上在走回头路,且不说作为锦标赛的散打又重新穿上护具,就连作为商业性比赛的散打也大不如当年的散打王争霸赛,特别是今年出炉的中国真功夫散打百强争霸赛,不但在规则上取消了膝法,其他基本与锦标赛一样,只是不穿护具而已,而且在擂台上也从原来的围绳拳台改为在性质上与锦标赛一样的圆形无围绳大擂台。2000年创办作为商业性比赛的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时,在比赛规则、赛事包装与商业运作上都强调向国际惯例接轨,但13年后创办同样是商业性比赛的中国真功夫武术散打百强争霸赛,强调的却是“散打特色”,即“中国特色”。中国真功夫的决策者张根学作为国家散打队的总教练,同时又是陕西武术的最高领导人,他的专业背景特别是他的职位决定了他的立场与思维,表现在中国真功夫上的“散打本位主义”也就不难理解。要开放不要“自私”散打应向K-1学习的确,从散打本身的立场出发,散打应该有自己的最高水平的比赛平台,以在这一平台上的“原汁原味散打”向世界推广才能表明自己的身份。但问题是,以收视率和票房为主的商业比赛有自己的规律,都属于搏击项目,为何跆拳道比赛不能作为以观众和票房为目的的商业性比赛?为何当初日本极真空手道正道馆的掌门石井和义在创办后来成为世界最着名的商业性搏击比赛K-1时,不采用自己的项目极真空手道的比赛规则,而要设立一个更为开放的比赛规则呢?K-1实际上是一个不限制各门各派的商业搏击比赛平台,如果石井和义当年像现在的张根学一样,一心只为弘扬自己的项目,那就不可能有K-1,也不可能有后来的世界性影响和商业成就了。有意思的是,“李杰时代”推出的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恰恰正是以K-1为蓝本进行借鉴的,如果13年之后创办的中国真功夫武术散打百强争霸赛在影响力与受观众喜欢程度上不但不能超越当年的散打王争霸赛,还远远不如的话,那这些年的学费就白交了。现有规则难被观众认可散打规则务必要改革当今时代信息发达,世界上各种商业搏击比赛大都能在电视上或者网上看得到,因此,“中国真功夫”要经受观众的比较选择,张根学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中国真功夫”现在被外界认为是“一流的资源,二流的比赛”,就连同行搞的“武林风”都没有将其作为可怕的竞争对手,这一点值得“中国真功夫”的决策人深思。在商业性搏击比赛中强调“散打主体性”很可能会损害收视率和票房,其中一个深层次原因是,“散打主体性”能否得到中国观众的认可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首先,目前这种散打规则并不被中国的搏击迷欣赏,在行内也有不少争议,如果是不求收视率也不求票房的那种关起门来的散打比赛,不会有人要求什么,但要面向观众,就必须由观众说话。观众最大的疑惑是,为什么中国武术的对抗性项目必须是现在的散打这种强调摔法的规则?为什么不能在比赛规则中做到拳腿肘膝摔皆可使用?研究过散打发展史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散打现在这种面目,其规则带有时代的特点,从现在来看有很大的局限性,必须进行改革。